您的位置:驴友旅游网 >> 中南 >> 河南省 >> 云台山 >>

云台山

驴友旅游网 www.looyle.com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ooyle.com/pages/QJKokrkh.html

云台山位于河南省焦作市修武县境内,古称“覆釜山”,在志异小说中又称为盘古山或女娲山。因山岳高峻,山间常年云雾缭绕,故名云台山。属太行山系,是豫北的名山,以独具特色的“北方岩溶地貌”著称。

云台山以构造单面山体、断崖飞瀑和幽谷清泉为特征。群峡间列、峰谷交错、悬崖长墙、崖台梯叠的“云台地貌”,是以构造运动与自然侵蚀共同作用形成的特殊景观。云台山峡谷成群,近南北向大致平行排列,峡谷一般长几至十几公里,谷深300米至700余米,宽度几十至几百米,狭窄处仅有几米,其延伸迂回曲折。有红石峡、潭瀑峡、泉瀑峡、青龙峡、峰林峡等知名峡谷。

云台山以山称奇,奇峰秀岭连绵不断,主峰茱萸峰海拔1 308米,因古时候遍生芳香植物茱萸而得名。踏云梯栈道登上茱萸峰顶,但见群山连绵,峰涌云动,北望太行深处,巍巍群山,层峦叠嶂,南望怀川平原,沃野千里,田园似棋。云台山以水叫绝,素以“三步一泉,五步一瀑,十步一潭”而著称。山谷中潭瀑成群、泉源密布,台山景色优美壮观。落差314米的瀑布云台天瀑,犹如擎天玉柱,蔚为壮观。天门瀑、白龙,潭、黄龙瀑、丫字瀑皆飞流直下,形成了云台山独有的瀑布景观。泉水沿不规则的山石潺延,相互交织,有的因山势落空为丝雨,有的跌落成水帘洞模样的奇观。多孔泉、珍珠泉、王烈泉、明月泉清洌甘甜,让人流连忘返。

云台山植被茂盛,原始次生林覆盖了整个山峦,各种树木和奇花异草种类达400多种。中药材蕴藏丰富,除人参、灵芝外,还有闻名国内外的四大怀药(地黄、菊花、山药、牛膝),以及茱萸、连翘、天麻、当归等200多种。

云台山历史文化积淀深厚,是儒、佛、道景观并存的宗教名山。佛教自后赵时期印度高僧佛图澄在这里创建元极寺以后,多有佛家弟子到此禅栖修行,并为佛教的发展做出了重要的贡献。隋初净影寺慧远法师,一生著书立说,第一个提出净土分类说,成为净土宗初祖。唐代中期百岩大师,师承马祖,北上弘法,来到百家岩后在讲禅说法,在当时的朝野引起极大的震动。云台山山势嶙峋,岩壁层深,多有凡人罕至之处,加之这里泉瀑飞流,林幽景美,是道家所倡导的理想修行之处,因此道教在汉末形成后,就将云台山列为七十二福地之一。魏晋时期的王烈和孙登始终是竹林七贤的倾慕对象,王烈食黄精、石髓,寿达三百多岁;孙登穴洞而居,无喜无愠,一声长啸,引得凤凰来仪。

云台山是宗教名山,也是文化名山。汉末魏初,汉献帝被魏文帝曹丕封为山阳公,建都于云台山下的浊鹿城,他和夫人曹皇后每年都要到百家岩避暑消夏,死后又葬于云台山的古汉山,至今留有汉献帝避暑台和陵墓。魏晋之际,以嵇康为首的竹林七贤在云台山百家岩一带活动长达二十年之久,他们在此以酒会友,弹琴赋诗,很多名篇佳作就是在此吟成,因此云台山也是中国山水园林文化鼻祖“竹林七贤”的隐居地,至今有刘伶醒酒台、稽康淬剑石、孙登啸台等遗迹。此后,历代文人仰慕先贤高风,多到此作诗吟词,抒发各自的抱负和心情。唐代诗人王维在茱萸峰写下了“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的千古绝唱;白居易也留下了“天冷日不光,太行峰苍莽。尝闻此中险,今我方独往”的诗词,以及众多名人墨客的碑刻、文物。

传说王维的名诗《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就是以云台山茱萸峰为背景创作的。茱萸本是一种药材,生长在今天的河南、浙江、陕西等地,云台山地区就生长着很多茱萸。茱萸峰半山腰有药王洞,深30米,直径10米,相传是唐代药王孙思邈采药炼丹的地方。洞口有古红豆杉一株,高约20米,树干粗达三人合抱,枝繁叶茂,树龄在千年左右,是国内罕见的名木。不知道当年王维是否真的就是在茱萸峰上感怀写下了《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但据说重阳爷登高插茱萸、喝菊花酒的习俗正是因此诗而得以延续。

当年竹林七贤的那段风流千古的隐居佳话,为云台山平添了几分不羁的风雅。竹林七贤是魏晋时期阮籍、嵇康、山涛、向秀、阮成、王戎、刘伶七位名士的总称,嵇康为七贤中的实际领袖和灵魂人物。他们是中国历史上一个独特的贤哲群体,他们的人生态度和处世方式,个性精神和人生追求,对当时的社会和世风,对魏晋文化的形成,对其后的文士阶层,乃至对整个中国文化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七贤之称最早见于东晋孙盛的《魏氏春秋》,阮籍、嵇康等人同游于竹林,人数恰好和孔子所说的“贤者七人”相吻合,故称之为“竹林七贤”。竹林七贤虽然不是同郡同里,但因他们皆“豪尚虚无,轻蔑礼法”,有相同或相似的志趣爱好,对当时的社会有大体相同的感受,故能慕名相访,一见如故,“常集于竹林之下,肆意酣畅”,把身外的险恶、世事的龌龊忘了个一干二净。同时,他们七人的个人性情和政治立场也不是完全一致,有的甚至相互冲突矛盾,因此在历史的长河中留下了他们各自迥异的炫目形象。

在个人性情上,因七入的思想和品味各不相同,故而行为举止也表现得迥然不同。嵇康旷迈不群,刚肠嫉恶,不事权贵,洁身自好,关键时刻敢于拍案而起,显示了一代名士的铮铮铁骨;阮籍志气弘放,任性不羁,爱憎分明,但他总是处在一种矛盾与苦闷的心境中,导致他言语癫狂,行止放浪;山涛知人善任,举荐贤才,廉洁清正,生活节俭,不贪荣华;王戎不拘礼教,反感浮华,善于品鉴人物,颇多佳言隽语,以致使言简意赅、言约旨远成了魏晋时清谈的极佳境界;阮咸狂荡放诞,蔑视名教,无视礼法,常有惊人之举,而其对音律琴艺造诣之高深,令人不能望其项背;刘伶玩世不恭,肆意放任,嗜酒如命,是位名副其实的酒徒狂士;向秀秀外慧中,平和中庸,达观超脱,淡泊宁静,深得老庄玄学真谛。

政治立场的不同,造成了他们境遇和结局的大相径庭。嵇康因为旗帜鲜明地反对司马氏,被扣上“不孝”的罪名诛杀;阮籍虽然没有改变自己的立场和态度,但慑于高压手段,逐渐收敛锋芒,韬晦避祸,因此抑郁终生;阮咸、刘伶终日昏醉酩酊,我行我素,消极沉沦;山涛、王戎虽平步青云,飞黄腾达,位至三公,内心却苦闷异常,郁郁寡欢;向秀在经历了大悲大痛之后,倾全力于老庄之中,开一代精研玄学之风。

相关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