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驴友旅游网 >> 华东 >> 江苏省 >> 江苏旅游文化之文学胜地典故 >> 《三笑姻缘》中的华太师别墅 >>

《三笑姻缘》中的华太师别墅

驴友旅游网 www.looyle.com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ooyle.com/pages/QJKohqdm.html

随着苏州评弹《三笑姻缘》的说唱和香港电影《三笑》的放映,使“唐伯虎点秋香”这个民间故事,几乎家喻户晓、妇孺皆知。上海《新民晚报》1986年6月20日第二版报道,美国哈佛大学韩南教授指导的博士生何南喜小姐,为了研究苏州弹词《三笑》,特地来华参加“中国俗文学学术讨论会”,并到苏州大学作专题进修,足见海外学术界对我国民间文学的重视。

唐寅(1470~1523),字伯虎,号六如居士,苏州府吴县人,是明代前期杰出的书画家和文学家。虽然他曾自命为“江南第一风流才子”,纵酒放浪,不拘礼法,但其家庭生活是严正的,根本没有八美、九美之事。离奇曲折的“点秋香”故事,完全是民间说唱艺人的创造,是把别人的艳事硬加到唐寅身上去的。据明代王行甫《耳谈》记吴人陈元超的事迹说:

元少年倜傥不羁,尝与客登虎丘,见官家从婢姣好姿媚,笑而顾己,悦之。令人迹至其家,微服作落魄,求佣书焉,留侍二子。自是二子文日奇,父师大惊,不知出元也。已而以娶求归,二子不从,日:“室中惟汝所择。”日:“必不得已,秋香可!”——即前遏婢也。二子白父母,嫁之。元既娶,婢日:“君非虎丘遇者乎?”日:“然!”日:“君既贵公子,何自贱若此?”日:“汝昔笑顾我,不能忘情耳!”这一则充满戏剧性的故事,成了小说戏曲的绝妙题材,到了民间艺人手里便大加发挥。由于唐伯虎名声大、影响大,所以就把故事移到了他的名下。先是产生了话本小说《唐解元一笑姻缘》(见明末冯梦龙编的《警世通言》第二十六卷),然后从“一笑”发展为“三笑”,产生了王百谷的《三笑缘》弹词(已佚)和卓人月的《唐伯虎千金花舫缘》杂剧(见沈泰编的《盛明杂剧》第一集)。这些作品中的女方来历和故事情节都尚未定型。至清代康熙年间,《十五贯》传奇的作者朱素臣创作昆曲剧本《文星现》,写唐寅、祝枝山、文徵明、周文彬事,其中便确定以唐寅诳得华府的秋香为主要关目。乾隆、嘉庆以后,根据苏州评弹艺人口头创作编刊的弹词《三笑姻缘》、《三笑新编》、《三笑八美图》、《九美图》和《笑中缘》等唱本,在人物和情节两方面才逐渐趋于定型。此后京剧、川剧、秦腔、锡剧、越剧等各种地方戏中的“三笑剧目”,都一概以苏州弹词为张本。而鸳鸯蝴蝶派何可人所写的章回小说《唐祝文周全传》,也是据弹词《八美图》、《三笑》和《换空箱》串连改写而成的。

《三笑姻缘》叙唐伯虎点秋香的故事,地点是在无锡东亭镇华太师的家里。至今东亭人说起这个故事,仍然是津津乐道,如数家珍。原来,太师华洪山告老家居,其夫人带了春香、夏香、秋香、冬香四个婢女到杭州天竺进香,归来时船过苏州,又到虎丘烧了回头香。这时候,文采风流的唐伯虎正在虎丘游赏,见秋香而惊艳,尾随不舍。秋香发觉他的傻样而笑之,但他竟误会成伊人有情。当夫人一行的归舟启航后,他即雇船追随。适秋香出舱倒水,恰巧泼了他一身,不禁又为之一笑。船到无锡东亭镇,夫人一行进入家门,秋香见他仍尾随在后,竟忍不住又对之一笑。他得此三笑,便认为落花有意。但苦于侯门似海,无法进府。幸得镇上韩妈妈的帮助,诡称年方十六,卖身人府,改名华安,充当华府公子的伴读书僮。华氏二子都是呆子,吴语方言称为大踱、二踱。“这两个踱头是愚中之顶,笨中之王”,胸无点墨,一窍不通。而华安伴读有方,得到华太师的赏识,拟为之择配。夫人乃命全家婢女出堂,让华安自选,他即点中秋香,终于结成良缘。

考华太师被牵人“三笑”故事,从明代话本《唐解元一笑姻缘》就开始了。因为华洪山是无锡出名的大人物,声望很高,所以说唱艺人便把他拉扯进来了。话本中按他的原职称之为“华学士”,到了弹词中才把他的身份拔高为“华太师”的。由于民间故事的广泛传播,连文人的著作中也有记录。如《曲海总目提要》卷二十引明人周元帏的《泾林杂记》说:

唐伯虎才高气雄,藐视一世,而落拓不羁,弗修边幅。其诗画特为时珍重。锡山华洪山学士尤所推服,彼此神交有年,尚未觌面。唐往茅山进香,道出无锡,计返棹时当往诣华倾倒。晚泊河下,登岸闲行,偶见乘舆东来,女从如云,有丫环貌尤艳丽,唐不觉心动,潜尾其后。至一高门,众拥而入。唐凝盼怅然。因访居民,知是华学士府。……遂缔姻好云。清人赵翼的《读史札记》也说:

唐寅慕华虹山学士家婢,诡身为仆,得娶之。后事露,学士反具奁资,缔为姻好。其实,这是从小说、戏剧中转录得来的传说,完全不合于历史事实。

华太师究竟是何等样的人呢?据《明史》卷二八七与《康熙无锡县志》卷二十的《文苑传》记载,他原名华察,字子潜,号鸿山,明嘉靖五年(1526) 30岁时中进士,任兵部郎中,人为翰林院修撰,曾出使朝鲜,赐一品服。又主持江南乡试,拜侍读学士,执掌南京翰林院事,以年老乞归。“家本素封,林园甲江表,而食不三豆,室无侍媵,文词清削。”著有《岩居稿》、《翰苑稿》和《皇华集》。这与《三笑》中描述的情况完全相反,他是一个有才能的文学家,与“唐宋文派”的作家王慎中、唐顺之等交好,生活非常俭朴,饮食很节约,家中也没有侍婢。其子“少有隽才,甫冠即登科第”(《西神客话》)。再从年龄上来比勘,华鸿山比唐伯虎小27岁,嘉靖二年(1523)唐寅54岁去世时,华察(1497~1574)尚未考取进士,两人毫无交往。而弹词中却全都颠倒了,把华氏写成冬烘乡老,接纳了少年后生的唐寅为书僮,被唐寅玩弄于鼓掌之上。由此可见,《三笑姻缘》完全是民间艺人杜撰出来的,故事中的华太师已不是历史上的华察,而是把他作为官僚地主麻木不仁的典型来刻画的。甚至还把他的两个儿子说成是白痴,描绘其庸俗愚蠢的行事,极尽讽刺挖苦之能事。这在文学创作手法上是为了更加突出主人公唐伯虎的聪慧多才和藐视权贵的反封建主题,鲜明地与华氏父子形成对照,因而取得了强烈的艺术效果。这种丑化华氏父子的创作手段,是与宋元南戏《赵贞女蔡二郎》(后被高明改编为《琵琶记》)丑化蔡邕是一样的。历史上东汉的蔡邕是有名的学者和书法家,但民间艺人却把他作为赵五娘的对立面,塑造成背亲弃妇的反面角色,大加挞伐。所以陆游在《小舟游近村舍舟步归》诗中,对于这种“厚诬古人”的情况有所感慨地说:

斜阳古柳赵家庄,负鼓盲翁正作场。
死后是非谁管得,满村听说蔡中郎!

宋元戏曲中的蔡邕(中郎)和明清弹词中的华察(鸿山)真是无独有偶,都成了身后是非管不得的话靶子,被艺人们演唱时加油添醋地弄得面目全非了。

相关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