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驴友旅游网 >> 中南 >> 河南省 >> 河南旅游文化之文学胜地典故 >> 白居易与香山寺 >>

白居易与香山寺

驴友旅游网 www.looyle.com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ooyle.com/pages/QJKohpmh.html

空门寂静老夫闲,伴鸟随云往复还。
家酝满瓶书满架,半移生计入香山。

——《香山寺二绝》之一

白傅这首得意之作,是他晚年生活与心态的写照。太和三年(829),白居易以太子少傅分司东都,由长安回到洛阳,卜宅履道里,十八度寒暑,而大部分时光是在香山度过的,故自号香山居士。会昌六年(846)春,75岁的白翁,临终嘱葬琵琶峰。伟大诗魂盘桓于香山,迄今一千一百四十年矣。

龙门分东西二山,伊水中流,状若阙门,故称伊阙。东山又名香山,山上有一琵琶峰。关于香山、琵琶峰有许多动人的神话传说。相传在洪荒时代,伊洛十稔九滥,水患不已,舜帝命禹导伊洛。禹凿龙门,手足胼胝,面目黧黑,三过家门而不入,终于感动上苍,西王母派来小女儿瑶姬助禹。瑶姬带来天兵天将,还带来一只金琵琶,尽日坐在山顶上弹唱,为禹助兴。鬼斧神工,不日成之。“劈破层峦一水来,俨然双阙向城开”(《洛阳县志》),从此,伊畅洛驯,水患顿蠲,五谷丰登。谁料,这位美丽的仙子,对禹却萌发了倾慕之情,嫣然一笑,鼓弦而求。但因天下水患未治,禹无暇顾及儿女私情,婉言而拒。她失望而又伤心,拔掉满头珠翠,扯下周身璎珞,任意抛掷,连最心爱的金琵琶也摔到山坡上,自己沿着伊河走去,晶莹的泪珠落入泥土中,来年春天便生长出一丛丛色彩绚丽、芳香醉人的牡丹花;那抛掷在山坡上的珠翠和璎珞,萌发满山满谷芳草——香葛与芬荆;那只金琵琶变成了一座秀峰——琵琶峰。从此,东山处处流芳溢馨,鸟语花艳,人们便称她为香山了。

著名的香山寺就坐落在香山半腰间。寺初建于北魏,唐武则天时加以重修。白居易爱香山寺地方清幽,与山僧如满结香火灶,常乘肩舆入山,着白衣素裳,曳荆杖,徘徊于寺中。有时同佛光和尚泛舟伊水,饮酒赋诗。太和六年(832),曾用元稹家送给他的一笔厚礼,重修香山寺,并写了《修香山寺记》,有句云:“洛都四郊,山水之胜,龙门首焉,龙门十寺,观游之胜,香山首焉。”(白园墓碑所刻)

香山寺自古就是墨客骚人荟萃之地,流传许多文人轶事。“香山赋诗夺锦袍”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据《资治通鉴》载:“武后居东都,数游龙门。”有一次,武则天坐在香山寺的石楼上,“命群臣赋诗,先成者赐以锦袍。左史东方虬诗成,拜赐,坐未安,之问诗后成,文理兼美,左右莫不称善,乃夺锦袍易之”(《唐诗纪事》)。宋之问那首“夺锦”的《龙门应制》,长达42行,“洛阳花柳此时浓,山水楼台映几重。群公拂雾朝翔凤,天子乘春幸凿龙……”把洛阳春光之美、女皇游春之盛,描绘得淋漓尽致,武后“龙颜大悦”,夺了东方的锦袍,亲自给宋之问披在身上,一时传为佳话。

站在香山寺向北眺望,不远处有一林木葱郁的山头,那就是闻名遐迩的琵琶峰—一诗仙长眠之所。白居易是反对厚葬的,“多葬有辱于死者,厚费有害于人生;习不知非,浸而成俗。此乃败礼法,伤财力之一端也”(《洛阳县志》)。临终,他嘱咐家人,说自己“有名于世,无益于人”,丧葬一切从简。所以,他虽官居三品,诗传九州,而墓却十分简陋:既无祀祠,又无牌坊,仅仅是一道高不没膝的矮墙,围着一个不大的黄土堆而已。三通墓碑,并非当时所立,均系后世之物。

关于这座墓,民间也流传许多传说,最有趣的一个叫《盗金砖》。俗话说,“生在苏杭,死葬北邙”,洛阳古墓多,盗墓贼也多。唐宋年间,有两个著名盗墓贼,一个外号叫“过木眼”,一个叫“狗鼻子”。过木眼隔着棺材板能看见里面的金银,狗鼻子趴在坟头上嗅嗅,便知有无珍宝。两人商量着去琵琶峰上盗白墓。因为他们早听说,白居易死后用的是柏木棺和桑木椁,头枕碧玉,脚蹬金砖,口含古币,手握宝珠……这些东西都价值连城,任何一件都能换来万贯家业。所以,他们来到墓前,由于过分激动,竞忘了施展“特异功能”就动手了。挖开之后发现,只有棺,并无椁,而且棺木很薄。开棺之后,过木眼扑向金砖,狗鼻子冲向玉枕,各抱一样,落荒而逃。谁知,等到天亮一看,过木眼抱的是块泥坯,狗鼻子抱的是一袋子谷糠……

白居易是一位杰出的现实主义诗人,他的诗最能反映现实,为人民的痛苦而呼号。白居易早年,以“救济人病、裨补时阙”为己任,奋进搏击。“不惧权豪怒,亦任亲朋讥”,写出了使“权豪贵近者相目变色”、“握军要者切齿”的诗篇;中年以后,由于他的诗名越来越大,直言敢谏、为民请命的“拾遗风采”越来越锋芒毕露,有一次在麟德殿竟跟皇帝激烈辩论,情辞至切地大声说:“陛下,你错了!”使所有在场的人都为他捏了一把汗。他这种“宁可寸寸断,不能绕指柔”的秉性,终于触怒至尊,为“权豪贵近”所不容,屡遭打击,一贬再贬。

“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这是白居易立身的信条。到了晚年,眼看“兼济”的抱负无法实现,只好退而“独善”了。然而,一个忧国忧民之士,一个曾用血泪书写《秦中吟》、《卖炭翁》、《杜陵叟》的诗人,一个曾经大声疾呼“地不知寒人要暖,少夺人衣作地衣”、“是岁江南旱,衢州人食人”的伟大歌手,能够忘掉水深火热中的人民,而自己“独善”吗?白居易对民间疾苦不仅有深入的了解,而且有切身体验。与人民休戚与共的感情,贯穿诗人的一生。他在江、苏、杭诸州做了十多年郡守,为民兴利,事必躬亲;平反冤狱,微服私访。因而被人耻笑为“俗吏”。他出任杭州刺史时,曾疏导西湖,修堤筑坝,引水灌田,有诗云:“税重多贫户,农饥足旱田。惟留一湖水,与汝救凶年。”西湖中的白公堤,相传就是当年治湖时所修。在他离开杭州时,连自己在杭三年的官俸也留在州库,作为“公用缓急之需”。难怪他离任时,杭州人民不分男女老少,倾城而出.挥泪送行。离开苏州时,苏州百姓临水拜别,随船送过十里,使这位使君感动得泪湿衣襟,长揖而去。即使在他隐退之后,对于人民的疾苦又何曾一刻忘怀?在他临终的前夕,以老迈之身,犹抱病开凿龙门八节滩,劈礁除险,以利通航。他在诗中写道:

七十三岁旦暮身,誓开险路作通津。
夜舟过此无倾覆,朝胫从此免苦辛。
十里叱滩变河汉,八寒阴狱化阳春。
我身虽殁心长在,暗施慈悲于后人。

一《开龙门八节石滩》

白居易死后,群众感其恩德,大凡从龙门过往的人,都要到墓前设祭,倾樽酹土,因而墓前方丈宽的土地上总是湿漉漉的,很少有干的时候。

过去,只有少数文人学士,每年在他的诞辰——正月二十日,集会赋诗,表示纪念。新中国成立后,人民政府重视祖国的文学遗产,不仅出版了他的诗歌全集、理论著作以及各种版本的传记,近年国家又拨巨款重修了白居易墓园。把仅占一个小小山头的墓地扩展到香山山脚。一过龙门桥,便见一座青灰瓦楼、朱红圆柱的唐式门楼,上书“白园”,古朴、壮观,那就是新修的墓园大门。入园门,拾级而上,翠竹夹道,溪水叮咚。沿着崎岖山道新修了草亭、白池、乐天堂、白公亭、松风亭、道时书屋、翠月亭、诗碑廊……墓周青石围成,迎春花覆盖,清奇淡雅,一如白傅本人。三块墓碑均重新修了碑楼。

相关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