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驴友旅游网 >> 华东 >> 浙江省 >> 浙江旅游文化之名山典故 >> 天台山 >>

天台山

驴友旅游网 www.looyle.com 版权所有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ooyle.com/pages/QJKohpdm.html

天台山诸峰竞秀,云海翻澜,飞泉漱石,溪涧鸣琴,岩洞深邃,山路迂曲,寺观庄严,浮屠高耸,是国家级山岳风景名胜区。

这一带春秋时属越国,东汉时属章安地,三国时吴国置南始平县,晋武帝太康初改始丰县,唐改为唐兴县,五代吴越国天宝元年(908年)定名为天台县。据南朝齐梁时期的“山中宰相”、道教思想家陶弘景(456—536年)所著《真诰》一书记载:“山高一万八千丈,周八百里,山有八重,四面如一,顶对三辰,当牛女之分,上应台宿,故名天台。”东晋诗人孙绰(314—371年)游览天台后作《游天台山赋》云:“天台山者,盖山岳之神秀者也。涉海则有方丈蓬莱,登陆则有四明天台,皆元圣之所游化,仙灵之所窟宅,夫其峻极之状,嘉祥之美,穷山海之瑰富,尽入神之壮丽矣。”天台山那朦胧、神秘的面纱,随着时光的流逝,终于被逐步地揭开。它的灵秀和神奇,也被人们渐渐地认识。

东汉以来,尤其是唐宋两代,天台山名传遐迩,慕名而来的多为官僚士大夫、文人墨客与高僧名道。天台山横亘浙东,跨越数百里,莽莽苍苍,阅尽千秋万载。一种处女地的诱惑力,洪荒绝域的神秘感,召唤着历代游客,接踵而至。它的主要景点多分布在花岗岩突露地带,故多怪石奇峰、弋泉挂瀑,山体呈梯形结构。沿天台盆地周围的沉积岩地带则构成一派以深涧、绝壑、流泉、幽洞为特色的系列景观。由于天台山景物的丰富多样,旧时有“八景”、“十景”之说。各个景点特色鲜明,或以石奇,或以洞幽,或以瀑异,或以潭清,日月升降,云霞明灭,朝昏幻变,寒暑异姿。华顶之高朗,明岩之诡谲,国清之静谧,桃源之隽水,琼台双阙之清华,石梁瀑布之奇秀,凡身临其境者无不心旌摇荡,目眩神移。清代潘耒遍游天台诸胜后慨叹说:“吾今而后知天台山之大也,吾足迹半天下,所见名山岳镇多矣,大率山自为格,不能变换。掩众美、罗诸长、出奇不穷、探索不尽者,其惟天台乎!”这是对天台山风景特色的总体概括和由衷的赞叹。

历代诗人写下了大量歌咏天台山的佳篇。最早以诗赞美天台山的人,当推南朝梁代的李巨仁。他在《登天台篇》中写道:

台山称地镇,千仞上凌霄。
云开金阙迥,雾暗石梁遥。
翠微横鸟道,珠涧入星桥。
风急清溪晚,霞起赤城朝。

又云:

苍苍耸极天,伏眺尽山川。
垒峰如积浪,分崖若断烟。
浅深闻过渡,轻重听飞泉。
采药逢三岛,寻真值九仙。

全篇烘托出天台山雄伟的气势,描绘了它的奇丽风光,天阖变化,极尽铺叙、描摹之能事,且多偶句,平仄协律,体现了“永明体”的特点,洵为佳制。

隋唐以来,文人墨客不远千里,寻访天台,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诗篇。大诗人李白( 701~762年)曾两度登览天台。第一次在唐玄宗开元十五年(727年)夏,李白从广陵(今江苏扬州)乘船南下,开始了“东涉溟海”的漫游。他先抵会稽(今浙江绍兴),再入剡县(今浙江嵊县),然后沿剡溪直驶天台,有《天台晓望》诗传世:

天台邻四明,华顶高百越。
门栎赤城霞,楼栖苍岛月。
凭危一登览,直下见溟渤。
云垂大鹏翻,波动巨螫没。
风涛常汹涌,神怪何翕忽。

诗写登临天台山顶峰晓望东海的所见所感,大开大阖,笔力健举,境界壮阔,抒发了诗人旷达的胸襟和高远的志向。唐玄宗天宝六年(747年),李白重游吴越,再上天台,抚今追昔,感慨万端,写了《同友人舟行游台越作》诗:“楚臣伤江枫,谢客拾海月。怀沙去潇湘,挂席泛溟渤。蹇予访前迹,独往造穷发。古人不可攀,去若浮云没。愿言弄倒景,从此炼真骨。华顶窥绝溟,蓬壶望超忽。不知青春度,但怪绿芳歇。空持钓鳌心,从此谢魏阙。”天宝三年(744年),李白被玄宗赐金还山、变相放逐之后,开始了新的漫游,至天宝十四年(755年)安史之乱爆发,在这11年中,足迹遍及梁宋、齐鲁、幽燕、江淮、吴越等地。他目睹了唐王朝由盛转衰、危机四伏的过程,个人理想一再破灭,因而常常流露出感伤时事、怀才不遇的忧患心情。本篇借登临而抒感慨,表达了怀抱壮志而又不愿摧眉折腰、与封建统治者合作的叛逆精神。

盛唐著名山水田园诗人孟浩然(689~740年)于开元十八年(730年)秋在杭州观罢钱塘潮,即取道越州,沿曹娥江至剡县,从剡溪支流沃江进入天台山。与李白第一次游天台山,时隔仅三年,走的路线基本相同。他在途中作了一首《舟中晓望台山》的五律:

挂席东南望,青山水国遥。
舳舻争利涉,来往接风潮。
问我今何适?天台访石桥。
坐看霞色晓,疑是赤城标。

描叙了作者在霞光晓色中乘船远望天台山的感受,抒发了诗人不求功利、向往名山的高洁情怀。全篇清新晓畅,一气浑成,是孟氏代表作之一。孟浩然咏天台山诗除这首以外,还有《越中逢天台太乙子》、《寻天台山》、《玉霄峰》、《桐柏宫》、《寄天台道士》等篇,描述了天台山“鸡鸣旦日出,每与仙人会。来去赤城中,逍遥白云外。莓苔异人间,瀑布当空界”、“高高翠微里,遇见石梁横”、“扪萝亦践苔,辍棹恣穷讨。息阴憩桐柏,采秀弄芝草”的奇异风光和诗人的游览活动。

天台山中,四时景色美不胜收,多少诗人为之倾倒,但古人人天台山除了寻幽探胜之外,往往还带有求仙礼佛、怡情养性的目的。这在诗中也有不少反映。“纷吾远游意,学彼长生道”(孟浩然《桐柏富》)、“来往天台天姥间,欲求真诀驻衰颜”(许浑《早发天台》)、“游人行尽天台路,仙家杳杳知何处。惟有山前一派溪,落花依旧留春暮”(宋赵湘《天台思古》)、“上方钟鼓烟霞里,仙境楼台霄汉间。岩石有泉流玉液,石桥无路觅金丹”(宋陈刚中《天台怀古》)。天台山充满着原始的感召力,仿佛随时都可遇见神仙。佛门清静,道术长生,人们暂离尘嚣,脱去烦恼,求得片时的安宁,并从游山中获得人生的感悟和真谛。

相关景点